读书笔记:确认偏误


我们平时观察世界,并不像科学家一样以事实为依据,根据事实产生观点,而是像律师一样,先有观点,再用新的事实去支持自己的观点。
 
比如说,如果我相信哪个国家是中国的敌人,那不管这个国家干什么事儿,我都可能认为它是不怀好意。甚至哪怕新闻中说的是这个国家对中国友好的举动,我们也能把它解读成验证了观点的证据。
 
在美国,有人认为特朗普跟俄罗斯私下串通,操纵了美国的选举。我们都知道,这件事究竟是不是真的,关键在于证据。结果,媒体上每一次有特朗普通俄的新“爆料”出来,特朗普的支持者和反对者都会把这个爆料当成支持自己观点的证据:反对特朗普的人说这个爆料证明了特朗普通俄;支持特朗普的人说这里根本就没有实际证据,你们拿一个没有实证的东西来说特朗普,恰恰说明特朗普是无辜的。这就是“确认偏误”。
 
亚当斯说,认知失调和确认偏误这两种“非理性”的机制,一直都存在。也就是说,我们一直都戴着有色眼镜看世界,每个人看到的世界都是扭曲的。而这些扭曲,在说服力大师眼中看来,是最佳的影响路径。所以,特朗普不是用理性说服理性,而是利用“非理性”操纵人心。
 
比如,在党内初选阶段,特朗普打了一张反对非法移民的牌,目的是赢得党内的支持,但是这件事被希拉里阵营描绘成了“希特勒”。因为确认偏误,“特朗普是希特勒”这个印象一旦形成,就很难改变了。
 
那特朗普怎么办呢?口头上的辩解没什么作用,讲些细微的事实对方根本不会听 ,于是特朗普做了一个“方向性”的改变。
 
他以前的说法是要遣返所有非法移民,但后来他改成只遣返在美国有过犯罪记录的非法移民。这是一次调头,在本质上把“特朗普”和“希特勒”区分开了,“希特勒”这个形象在特朗普身上就减弱了。
 
当选总统之后,特朗普紧接着就使用了一招“新 CEO策略”。他用了一系列的动作,向美国人民说明自己这届领导班子一上来就给国家带来了新气象。比如说,特朗普高调宣布,因为他的斡旋,福特公司把一些外包到海外的工作带回了美国。
 
实际上,特朗普这些动作对国家并没有多大实质性的意义,但是这些动作可以改变人心。人们看新领导就是希望能从对方身上看到新思维新气象,只要人心扭转过来了,别的那都不叫事儿。
 
知道非理性的心理来源,对我们有两个好处,第一,是可以自主地意识到,自己是不是陷入了“认知失调”或者“确认偏误”中,也就是判断自己当下的状态,究竟是理性,还是非理性。第二,就是如何利用他人的非理性来说服或者影响他人。
 
——万维纲解读《Win Bigly》